史玉柱背后的女人:20岁入巨人 10万美金帮史玉柱东山再起

2016-04-25 22:01 来自 人物

字号

1

男人成功背后一定有个特别好的女人,有一种女人是男人创业时的兴奋剂!是男人事业走向辉煌的基石。瞧瞧,我们身边的史玉柱今天的成功就是最好的证明。下面就让我们来分享一下史玉柱和他女人在创业时,感人的故事……

你知道史玉柱和他著名的烂尾楼“巨人大厦”,但你未必知道史玉柱为何让它18层长到80层;你知道史玉柱倒下后曾经债务连连,但你未必知道谁在关键的时候借了他10万美元;你知道“脑白金”让史玉柱东山再起,但你未必知道是谁制造了“送礼就送脑白金”的神话……你知道史玉柱,但你未必知道他背后的女人程晨。

在上海徐汇区一间办公楼里,45岁的史玉柱不停地点击鼠标,他头发很短,穿着普通的Polo衫,带着椭圆的金丝边眼镜,除了抽烟和喝水,他几乎可以一整天呆在办公室里,不说一句话。

人们耳熟能详的是,这个中国改革开放浪潮中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的过去:1989年以4000元借债起家开发中文电脑软件,1991年成立巨人公司,短短几年飞黄腾达却又轰然倒地,直到2001年通过脑白金成功复出,重头再来。

还清一切债务后,史玉柱把热情投向了网络游戏。他从1998年开始上瘾,后成为骨灰级玩家,到现在甚至做起了自己的网络游戏“征途”,而公司的一切事物,他都交给两个女人打理。一个负责销售,一个负责品牌和策略方面的事务。这两个女人平时通过QQ向史玉柱汇报工作,遇到重要事情,她们才会去他的办公室,但说不上两分钟,史玉柱又开始点击鼠标玩起游戏。

让史玉柱如此信任的这两个女人,一个叫刘伟,跟随史玉柱多年;另外一个女人才32岁,南京人,她聪明乖巧,对人和善,喜欢笑,但和史玉柱非情非故。耐人寻味!

这个女人叫程晨,她和史玉柱的故事开始于12年前的夏天。

1995年,史玉柱最辉煌的时期。1995年6月,20岁的程晨从南京大学毕业,在父亲安排的期货经纪公司和巨人集团之间,她选择了后者作为自己的第一份工作。史玉柱是那个时代最热门的人物。1989年他辞去公职,用借来的4000元创业,卖起了汉卡(将电脑软件中文化的平台),之后他在珠海成立巨人集团,宣布要做“中国的IBM”。

程晨进入巨人集团的1995年,正是史玉柱最辉煌的时期:巨人集团产值超过10亿元,巨人大厦动工,脑黄金热销后,新开发的12种保健品投放市场,史玉柱也被《福布斯》列为内地富豪第8位。到巨人集团江苏公司报道的第一天,程晨在办公楼下复印材料,看到她手头巨人集团接收函的老板竟大呼,“你是巨人的呀!”

这种满足感让程晨干劲十足。她从最底层的促销员开始做,三个月后转为正式业务员,半年后升为业务主管。她性格外向,勤奋上进,别人花8小时跑业务,她在8小时外还与客户联络感情,不管什么区域什么客户她都能提高业绩。那时有一个商场客户,一年多都不给公司结款,程晨接手后,从不与她谈钱的问题,而是在下班后主动帮她接小孩,客户后来也主动结清了所有货款。程晨迅速成为公司的销售明星,也迎来了第一次重要提升。

1996年3月,史玉柱带着公司高层前往江苏检查销售情况。当时南京公司经理空缺,21岁的程晨临危受命。但她心里没底,南京公司当时的销售成绩排在全国后十名,史玉柱又是一个脾气火爆的人。在检查中,史玉柱大发雷霆,给南京公司打了零分。晚上11点公司召开紧急会议,程晨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了史玉柱。

“你准备用多久来改变这个情况?”史玉柱问。“一个星期。”程晨的回答引起与会人员一阵哄笑,史玉柱也笑了,他没有再责怪这个小姑娘,他知道,程晨没有任何经验,但有做好的决心。

史玉柱走后,程晨做了几件事,一是把南京地区客户重新梳理,重要客户全自己负责;二是从卸货开始,参与业务的各个环节;三是每个月底接收总公司的业绩表时,让所有业务员都站在传真机前亲眼看到自己的成绩。两个月后,南京公司业绩进入全国前十,三个月后成为全国第一。

程晨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——在一家公司做一个办公室主任之类的小领导。在巨人,她用半年就做到了。

她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,这可能与她的家庭有关。她有一个被定为“反革命”的爷爷,做了20年牢,直到小学四年级,她才知道爷爷的存在。因为家庭成分的关系,程晨父母都是低头做人,在工厂里做普通职工。“我的童年是没有玩具的,”程晨回忆说,“母亲每天骑车把我送到一个很远的幼儿园,和一群小男孩玩泥巴。”

这样的家庭,让程晨学会了自立、勤奋、坚韧,特别是脚踏实地。但史玉柱给了程晨改变命运的机会。因为出色的销售成绩,1996年7月,程晨被调往珠海的巨人总部,成为史玉柱的行政助理,同时调往总部的还有云南公司的一位男性员工,他们被称为公司的“金童玉女”,被列为公司的后备干部培养。

在当时的巨人集团,刚毕业的大学生是主力军,23岁的部门主管,25岁的副总比比皆是。“林彪20多岁当军长”是史玉柱的名言,他说现在没有年轻的将军出现,不是年轻人没有能力,而是没有机会。

在1990年代中期,史玉柱的这些话是极具煽动力的。南方鼓动着市场经济的浪潮,创业者制造着一个个“先富起来”的神话,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渴望脱离体制的禁锢,而决策者也需要一个从改革开放中受益的榜样。无论对政府还是个体,敢作敢想的史玉柱都是典范。

“后备干部”程晨在珠海的第一个月十分狼狈。她没有了销售成绩的刺激,每天跟着史玉柱开会、见客户、整理文件,还被史玉柱摔过杯子,骂过“无能”。虽然是行政助理,但她不会用电脑打字,更不会用电脑办公;史玉柱每天从中午12点工作到晚上12点,她就必须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12点;最要命的是,她很想家,想念南京,他不习惯南方以自我、自私为中心的文化。

有一次开会后,史玉柱拿到程晨的会议纪要,开玩笑地说,“这次打字还挺快的嘛。”程晨没有高兴,反而提出要回南京。史玉柱的“家庭式管理”在这时发挥了作用,他安慰程晨,“从今天起,你喊我史叔叔吧,这样你会有家的感觉。”

史玉柱还要求程晨写一个成长计划,重新定位自己,设计人生。

“我可以设计自己的人生了,而史玉柱给了我舞台,”这是程晨留下来的原因,也是她后来一直站在史玉柱身边的动力,“当时巨人上上下下对史玉柱都有些盲目崇拜,他确实有光环在,而且他说到做到,让人信任。”

在得到更多机会参与巨人的核心业务后,程晨也意识到公司正面临困难。1996年下半年,巨人集团的会议越来越多,从初期的事务性会议,慢慢变成资金协调会,最后变成还款计划会,员工工资开始缓发,报销也暂停,建设巨人大厦随时可能引起巨人集团的资金链断裂。

1997年1月18日,史玉柱率领巨人集团30多位核心成员汇集安徽黄山脚下的太平镇,召开一场名为“批评与自我批评”的内部会议。那时他已经取得一笔意向中的贷款,能帮助巨人度过难关。会议中,史玉柱是最后一个作自我批评的,他总结了自己三点过失:一、决策过程不科学;二、带着公司搞大跃进,太急功近利;三、不尊重员工的想法。

下午4点多,程晨接到珠海同事的电话称,一个重要文件要马上转给史玉柱。传真机吐出第一页纸,“巨人史玉柱身陷重围”几个大字冲入程晨眼帘,这是深圳《投资导报》的报道,巨人危机终被媒体捅破。她来不及往下看,就把文件交给了史玉柱,会场一片沉默,20分钟后,史玉柱在自己的本子上写下四个字——“天亡我也”。合上本子,他继续开会。

程晨记得,那天黄山的雪下得很大,是一年中最冷的一天,她从这一天开始迎来职业生涯中最艰难、最忙碌、最具挑战的一段时期。她的角色不再是一个行政助理,而是要与史玉柱共度危机的公司砥柱。1997年春节,巨人集团近一万名员工被遣散,巨人倒地。

“当时真的很感伤,以前每个隔断要挤两个人的办公室,最后就剩下30几个人,”程晨说,“大家同吃同住,不愿意离开,谁都不相信巨人会真的倒下,史玉柱会站不起来。”

程晨每天要处理的事情多如牛毛:躲债、抵押、合作、借款,很多事情来不及向史玉柱汇报,她就必须立即做决定,“那时我学会了把事情分类,先处理最重要、最急切的事,然后做急切的事,最后做重要的事。”

在每天收到的信件中,写给史玉柱的求爱信几乎没了,很多是寻求合作的信,还有一些是鼓励史玉柱的信。有一次,程晨读到一封来自浙江大学的信,是四个大学生联名写的,他们在信中写道,“史玉柱,你不能倒,你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偶像,如果你倒下了,你就会辜负一代人。”

程晨把信转给了史玉柱和其他员工,看过信的人,都哭了。

深处债务危机的史玉柱非常潦倒,他成了中国“负债最多的人”,发不起员工工资,和员工一起吃住在公司,去外地也只能住几十元的招待所。在最困难的时候,程晨向父亲寻求帮助,“那时候很多人都帮过公司,我也跟父亲说,能不能帮公司一把。”

程晨最终从家里筹到了十万美元,解决了史玉柱的燃眉之急,“当时可能是要处理的事情太多,根本没有时间想离开,就想挺过去,而且史玉柱也没说要放弃。”

痛定思痛之后,史玉柱对程晨说,“谁也救不了巨人,我们只能自己救自己。”史玉柱还明确了两件事:欠下的债无论如何都要还,但要用钱生钱才能将债务还清;未来要做自己擅长的事情,还是要回到保健和IT这两个老本行。

录入编辑:admin今日精点报料:400002@163.com   今日精点,欢迎转载
关键词 >> 史玉柱,女人,东山再起
继续阅读
热新闻

今日精点手机版

手机版
热话题
热门推荐
合作伙伴:
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合作 合作伙伴